×

支持7-11 全家超商取貨 貨到付款 Tel:0277-143488

立即下單

白先勇細說紅樓夢 紅書與白說,千百年難得一見之奇遇。葉嘉瑩撰序推薦
紅書與白說,千百年難得一見之奇遇。葉嘉瑩撰序推薦
NT$ 970  

白先勇細說紅樓夢

紅書與白說,千百年難得一見之奇遇。葉嘉瑩撰序推薦

免郵費 貨到付款 七天鑒賞期

白先勇,小說家、散文家、評論家、劇作家。1937年生,廣西桂林人,名將白崇禧之子。台灣大學外文系畢業,美國愛荷華大學“作家工作室”文學創作碩士。著有短篇小說集《寂寞的十七歲》、《台北人》、《紐約客》,長篇小說《孽子》,散文集《樹猶如此》等,重新整理明代湯顯祖戲曲《牡丹亭》、高濂《玉簪記》,並撰有父親白崇禧傳記《白崇禧將軍身影集》。近年來致力於兩岸崑曲復興與古典名著《紅樓夢》的重新解讀與推廣。

《紅樓夢》導讀是白先勇在美國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東亞系主要授課之一,分中英文兩種課程,持續二十多年。2014年,白先勇受邀回母校台灣大學開設《紅樓夢》導讀通識課,借三學期的細說,將畢生對《紅樓夢》的鑽研體會傾囊相授,深受兩岸學生歡迎。希望藉由這部曠世經典的賞讀,讓青年學子重新親近我們的傳統文化。

內容介紹


《白先勇細說紅樓夢》


“紅樓夢是我的文學*,我寫作的百科全書。”


本書由白先勇台灣大學《紅樓夢》導讀通識課(2014-2015)課堂講義編纂而成。 《紅樓夢》是一本天書,有解說不盡的玄機、探索不完的秘密,但*重要的,它終究是一部偉大的小說。白先勇正本清源,把這部文學經典完全當作小說來導讀,側重解析《紅樓夢》小說藝術的“現代性”:神話構架、人物塑造、文字風格、敘事手法、觀點運用、對話技巧、象徵隱喻、平行對比、千里伏筆,檢視曹雪芹如何將各種構成小說的元素發揮到極致,並遠遠超越它的時代,甚至比西方現代主義文學更早、更前衛。


他以小說家的藝術敏感,擦去經典的蒙塵之處,將歷來被冷落的人物、被曲解的角色一一歸還原本的個性姿彩,令其登台綻放。在文字藝術的賞讀玩味之間,解讀中國人生哲學的*妙真意與人情社會的文化密碼,更從一本偉大的小說延展開去,漫談文學、美學、哲學、崑曲的枝枝蔓蔓,織構一座如夢如幻的紅樓瓊宇。白先勇藉此細讀機緣,仔細比對“庚辰本”與“程乙本”的差別,掂量一字一句的千斤之重與微妙意蘊,得以重新發現失落已久的“程乙本”《紅樓夢》之美。



《台北人》


白先勇的《台北人》,是一本深具複雜性的作品。此書由十四個短篇小說構成,寫作技巧各篇不同,長短也相異,每篇都能獨立存在,而稱得上是*的短篇小說。但這十四篇聚合在一起,串聯成一體,則效果遽然增加:不但小說之幅面變廣,使我們看到社會之“眾生相”,更重要的,由於主題命意之一再重複,與互相陪襯輔佐,使我們能更進一步深入了解作品之含義,並使我們得以一窺隱藏在作品內的作者之人生觀與宇宙觀。 ——歐陽子《白先勇的小說世界》


“一個作家,一輩子寫了許多書,其實也只在重複自己的兩三句話,如果能以各種角度,不同的技巧,把這兩三句話說好,那就沒白寫了。


《台北人》對我比較重要一點。我覺得再不快寫,那些人物,那些故事,那些已經慢慢消逝的中國人的生活方式,馬上就要成為過去,一去不復返了。 ” ——白先勇


《孽子》是白先勇描繪同性戀者世界的一部長篇小說。


書中的“孽子”是一些脆弱的孩子,被遺棄在街頭、被逐出家門、屢次從家中逃跑或是未被了解,他們聚集在半明半暗的隱秘處,沉湎於為錢而做的愛,屈服於為他們短暫命運設置信標的長者。而*終,他們畢竟還是要在彼此宿命的運數中那種粗暴的、劇烈的溫柔里相互取暖。聽到一則這隱秘王國的傳說,他們都會目瞪口呆;這些孩子雖墮落和違反常情,但卻又感情豐富且樂於犧牲;前輩的故事在他們身上往往會起一種集體身份認同的作用。這些失落而頸上未戴項圈的孩子,他們因一些從他們的失勢中硬拉出來的不可思議的事而存活著。書中的“郭老”,一位*市場的享樂者,就在每一位“新人”來到時為他留住影像,他的“青春鳥集”是一本*的相簿,留存了在危險之中卻又被神化的青春少年。


——尹玲《研悲情為金粉的歌劇:白先勇小說在歐洲》


《樹猶如此》


《樹猶如此》是白先勇的散文自選集,主要收錄他回憶個人經歷、親友交往的文章。其中紀念亡友的《樹猶如此》將至深痛楚沉澱六年,被稱為“以血淚、以人間*純真的感情去完成的生命之歌”。另收兩篇寫友人的新作:畫家奚淞修佛之旅《尋找那一棵菩提樹》,救助上萬艾滋孤兒的杜聰《修菩薩行》。可見白先勇近年心中所繫。


書中作品多成於白先勇“五十知天命”之後,董橋曾“驚訝他已然像自在、放下的老僧,任由一朵落花在他的掌心默默散發瞬息燦爛”。寫至友王國祥、三姊先明,平實中蘊藏波瀾壯闊,人間悲憫。桂林、上海、南京、台北,文化鄉愁疊加,難覓歸處。在傾注心血和青春的同人雜誌《現代文學》,白先勇以文會友,情篤一生。他也關心年輕人的成長困境,*的掙扎和勇氣。生命繁華之歡喜,傷逝消亡之不捨,白先勇的天真執著和無可奈何,在散文中化為真實的有情世界。



《紐約客》


紐約曼哈頓像棋盤街似的街道,很有意思的是,每條街道個性分明,文化各殊,跨一條街,有時連居民的人種也變掉了,倏地由白轉黑,由黃轉棕。紐約是一個道道地地的移民大都會,全世界各色人等都匯聚於此,羼雜在這個人種大熔爐內,很容易便消失了自我,因為紐約是一個無限大、無限深,是一個太上無情的大千世界,個人的悲歡離合,飄浮其中,如滄海一粟,翻轉便被淹沒了。


《寂寞的十七歲》


這次我的早期短篇小說結集出版,又有機會重讀一遍十幾年前的那些作品,一面讀,心中不禁納罕:原來自己也曾那般幼稚過,而且在那種年紀,不知哪裡來的那許多奇奇怪怪的想法。 ……


初來美國,不能寫作,因為環境遽變,方寸大亂,無從下筆,年底耶誕節,學校宿舍關門,我到芝加哥去過耶誕,一個人住在密歇根湖邊一家小旅館裡。有一天黃昏,我走到湖邊,天上飄著雪,上下蒼茫,湖上一片浩瀚,沿岸摩天大樓萬家燈火,四周響著耶誕福音,到處都是殘年急景。我立在堤岸上,心裡突然起了一陣奇異的感動,那種感覺,似悲似喜,是一種天地悠悠之念,頃刻間,混沌的心景,竟澄明清澈起來,驀然回首,二十五歲的那個自己,變成了一團模糊,逐漸消隱。我感到脫胎換骨,驟然間,心裡增添了許多歲月。


黃庭堅的詞:“去國十年,老盡少年心。”不必十年,一年已足……

hsien.yung-pc.png

白先勇細說紅樓夢
NT$1798
注: 到貨會簡訊通知,有問題可聯繫管理員,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