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7-11 全家超商取貨 貨到付款 Tel:0277-143488

立即下單

日本的迷失系列套裝3冊(真相 崩潰 前夜)西野智彥 著 真實還原泡沫崩潰後日本當局的經濟政策思路
真實還原泡沫崩潰後日本當局的經濟政策思路
NT$ 1530  

日本的迷失系列套裝3冊(真相 崩潰 前夜)西野智彥 著

真實還原泡沫崩潰後日本當局的經濟政策思路

免郵費 貨到付款 七天鑒賞期

為什麼看起來正確無誤的政策,終還是導致了經濟的失敗?

採訪關鍵親歷人物,真實還原泡沫崩潰後本局的經濟政策思路

書名:本的迷失·真相+崩潰+前夜(套裝3冊)

定價: 173.00元

作者: []西野智彥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本的迷失·真相:1998》

1. 聚焦20世紀90年代本如何在宏觀決策和企業戰略層面行泡沫崩潰後的處理,以及時本所面臨的外部壓力。

2. 徹底查證時刻本政府、財政機構、中央銀行以及大型金融機構的考量,再現本權力機構與金融機構的博弈,深刻探查了這種博弈如何導致了經濟的失敗。

3. 資深媒體人西野智彥採訪了時的首相、大藏大臣、銀裁等許多關鍵親歷人物,並將很多一級保密文件示人。紀實性的表述,讀來猶如身臨其境。

4. 在前中國存在資產泡沫隱患、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升級的情勢下,本對泡沫崩潰的善後處理將給我們提供極為重要的參考和借鑒。


《本的迷失·前夜:1992~1995》

《本的迷失·崩潰:1996—1998》


《本的迷失·真相:1998》

1998年,大藏省捲入賄賂醜聞,大藏大臣三塚博引咎辭職,本經濟的指揮塔被動搖。社會也不斷給本施壓,尤其是美國要求本實行更大規模的財政刺激計劃。債銀、長銀等大型金融機構陷入經營危機。不管是匆忙投入的公共資金還是反复的減稅,都沒能成為重振經濟的“特效藥”。財政結構改革失敗,首相橋本龍太郎下台。

在《本的迷失·真相:1998》這本書中,本資深媒體人西野智彥圍繞向銀行投入公共資金、財政結構改革、美金融談判、長銀經營危機等,對大藏省、銀和橋本內閣行了採訪和追問。真實再現了本政府、中央銀行、金融機構在應對1998年金融危機時的政策博弈,深刻探查了這種博弈如何導致了經濟的失敗。相信本應對經濟危機的教訓和經驗,可以為下的中國提供極為重要的參考和借鑒。


《本的迷失·前夜:1992~1995》

《本的迷失·崩潰:1996—1998》


《本的迷失·真相:1998》

序言彼時彼地,本經濟“迷失的20 年”告訴了我們什麼

序章

第一章變樣的公共資金——為什麼要準備30 萬億元的資金

煩惱的首相

資本注入的陷阱

華盛頓的焦躁

第二章官員們的憂慮——為什麼經濟政策停滯不前

孤獨的引咎辭職

橋本的“大藏大臣”選擇

本的責任

二十一問的詢問函

第三章些許抵抗——為什麼金融局會失權

梶山構想的影響

突然消失的警告

麻痺的金融行政

第四章金融危機, 再次爆發——為什麼放棄了改革路線

財政結構改革, 向著轉變前

拯救長銀

被封印的美首腦會談

第五章迷失的盡頭——為何大銀行倒閉了

落伍的凱恩斯經濟學擁護者

激戰! 金融國會

意想不到的終結

尾聲

後記


《本的迷失·前夜:1992~1995》

《本的迷失·崩潰:1996—1998》


《本的迷失·真相:1998》

[]西野智彥

1958年生於長崎縣。慶應義塾大學畢業後,曾任職本時事通訊社、TBS電視台,長期報導本銀行、首相官邸、大藏省、自民黨等新聞,此外還擔任了收視率比較高的《筑紫哲也新聞23》《報導特輯》 《N Star》等節目的製作人。


《本的迷失·前夜:1992~1995》

《本的迷失·崩潰:1996—1998》


《本的迷失·真相:1998》

序章

黑暗中行車。東名高速上的車輛稀疏零星,每隔數秒,路燈發出的光透過車窗從眼前閃過。

1997年11月22,週六。一直開到了凌晨5點半。

就在30分鐘前,擔任大藏大臣政務秘書官的西村明宏接到了三塚博的電話。

“快點過來!能在30分鐘內趕來?”電話那邊的聲音非常急切。

“30分鐘內趕來可能有點難啊。”

“之你快點過來吧。”

住在川崎的西村沒能打到出租車,開著妻子的私家車急著趕往了東京。

早上6點,西村抵達了位於世田谷的清淨住宅區的三塚家。草草應付了三塚妻子的寒暄後,從後門入,便看到三塚背對自己坐在八席大小的客廳中央。

“大臣,早上好。”

三塚沒有回應。

“早上好。”西村靠近三塚,用手輕碰了他的肩。但即使如此,三塚也一言不發,沉默著盤腿而坐,抱著胳膊,愁眉不展。

茶几上放置的《本經濟新聞》報紙上印著《山一證券淪落至自主停業》的新聞標題映入眼簾。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三塚嘟囔著。但是西村無法回答他。因為他對山一證券破產之事一無所知。

從一年前三塚就任大藏大臣以來,西村就一直伴他左右。

西村每天早上開著豐田世紀汽車與大藏省的事務秘書官一起去接大藏大臣。白天不管是在部長室內工作時,還是在三塚外出時,只要是沒有收到迴避的指示,西村都一直跟著三塚。就連夜里送三塚回家,也是西村的工作。

“怎麼想都覺得奇怪啊。”西村苦思冥想也不知道原因。

昨天下午6點,三塚從大藏省離開時,西村向事務秘書官確認過,“明天沒什麼變化吧!”因為22三塚要前往鹿兒島處理政務,也已經訂了早上7點55分出發前往鹿兒島的機票。要在城山觀光賓館舉行的政經聯歡會上的演講也都安排在了程裡。

三塚作為大藏大臣時的程安排要由大藏省制訂,作為議員時的程則由政務秘書官安排。西村的詢問是確認大藏大臣的政務出差工作是否有變化。

那時,事務秘書官的回答是沒有變化。因此在送三塚回家時,西村對三塚說了第二天早上7點接他去機場。在確認了鹿兒島的出差行程後才離開。西村完全沒料到會發生山一證券陷入自主停業這種事。

另一邊,三塚一面顯露著不愉快的神情,一面回想起一些情況來。

11月17,北海道拓殖銀行破產,第二天,在周二的參議院預算委員會會議上,證券局局長長野厖士對他悄悄說過一些關於山一證券的事。

那時下午4點已過,審議會還在持續著,但對大藏大臣的提問已經結束,三塚便去了洗手間。這時長野出現在他眼前。

“山一證券有賬簿外的債務。現在正在調查中。”

三塚吃了一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長野只回答道:“還沒有決定要如何應對。我還會再向您匯報的。”便抽身離去。

第二天,11月19,長野在政府委員室內向三塚行了詳細的說明。“因為違反了'TOBASHI'(即資產負債表外融資)法律,法院不會允許山一證券根據《企業重建法》行破產重組。”因此,三塚感覺直面山一證券的局勢絕非易事。

三塚所了解的確定性消息,是在和西村告別後,在自家休息時的21深夜被告知的。

“明天的早報上會出現山一證券自主停業的新聞。賬簿外的債務也會公示。”

“實際的破產處理是在賬簿外債務公示後的兩天后,即24行。”

透露消息給三塚的正是長野。

長野在24深夜向事務秘書官申請:“非常緊急,我有要事想與大臣聯繫。”只寫出了要點傳達給了三塚。然這是別的機密要事,不能告知作為政務秘書官的西村。在長野所寫的要點裡,針對山一證券破產處理的第一步,即賬簿外債務的公佈,將由長野獨自處理。不知曉具體情況的三塚只能在自家等待。

幾個小時過後,三塚打電話告訴西村要取消早上飛鹿兒島的行程。三塚自己也沒想到,山一證券破產會來得如此之快。滿臉失落的表情裡又帶著疑惑與憤怒。

完全不知情的西村抵達三塚家後,早上7點取消了早上去鹿兒島的行程。此時,報社、電視台的記者們已蜂擁至三塚家門口。

為了不失民心,必須對記者們說些什麼,但沒有能用的素材。只能讓時間白白流逝。西村絞盡腦汁寫出了大藏大臣講話的文稿,給剛匆忙趕到的事務秘書官看後表示可行。三塚也覺得不錯。

西村想:“大藏大臣出面的話,也不知道記者會突然提出什麼問題。”所以他請求事務秘書官來讀講話內容。事務秘書官強烈拒絕:“不行,由我來發表不妥。”同時指出,考慮到文稿內容與大藏省證券局無關,所以由事務官發言並不合適。

“你來讀吧!”依照三塚的指示,西村從玄關出門已是中午11點15分。轉眼記者們就包圍了他。在電視台的攝像頭前,住高度緊張的情緒,西村開始一字一句緩緩讀起稿子:

“關於山一證券一事,已指示開展事實關係調查,結果會由證券局局長發表。在結果出來前,我們會一直關注山一證券事件。我們會探討今後該如何更好地保護投資者,將維持信用秩序作為第一要旨。”

在大藏省公佈完賬簿外債務的長野,坐著秘書官的公務用車,正好在西村的發表結束後悄悄抵達了三塚家。三塚一邊聽著長野行報告,一邊慰勞他,給他倒啤酒。

“全部按照預定的計劃行了。接下來就是員工問題了。山一證券的員工要留多少人呢?”三塚信任長野的行政能力,覺得在金融和政治領域,擁有長野這樣經驗和才能的人怕是沒有第二個了。

“如果是這個男人的話,應該能臨危不亂處理好如今的狀況。”三塚在感到不安的同時又這樣堅信著。

但是,剛完成簡短髮言的西村卻感受到一種未知的恐懼。他感覺記者們帶有殺氣。雖然他解釋了,“部長今天不會外出”,但記者們仍擁堵在三塚家門口,沒有退卻之意。隨著時間流逝,不安在他心底擴散開來。他想著:“有什麼東西正導致大藏省的管理開始失控了。”

這個國家到底會發生什麼呢?

《本的迷失·前夜:1992~1995》

《本的迷失·崩潰:1996—1998》

日本的迷失系列套裝3冊(真相 崩潰 前夜)西野智彥 著
NT$1530
注: 到貨會簡訊通知,有問題可聯繫管理員,謝謝

您可能會喜歡